民主的细节-刘瑜

这本书也是偶然在微博上看到,然后看了标题有兴趣,所以就找来看看。不过读过光荣与梦想:1932~1972美国社会实录之后,好像这本书描述的有点不细节了..

“选谁都差不多”可以被理解为一件坏事,也可以被理解一件好事。

不少美国人对选举其实不太关心,选谁都一样,这恐怕是当今和平年代才会有现象,要是回到二战,越战时期,就不是选谁都可以了。而作者却把这件现象看做是两党激烈竞争的结果。可以确定当今的美国中间选民越来越多(其实全世界那些和平稳定的国家中间派都越来越多人们渴望稳定和和平,而不是激进)。

早在1957年,政治学家Anthony Downs就总结出了:两党制下”政党趋中化”

选举议题的”鸡毛蒜皮”化,在一定程度上,恰恰是美国社会在重大基本问题上达成共识的表现。

如上,这是在和平年代政治的特点.

新泽西州在2005年7月1日州政府停摆,原因是新泽西州面临了着45亿美元的赤字,执政党希望通过增加消费税,而反对党不同意。

根据新泽西州的州法,在每年新的预算在州议会批准通过之前,政府不应当有新的花销。

对比我大天朝:

相比之下,我似乎就没有听歌中国的全国或者省级人大曾经否决过政府提出的预算草案。事实上,别说一般老百姓不知道我们的消费税或者所得税税率从何而来,有何道理,背后的政治博弈过程是什么,就是人大代表们本身,估计大多也是只知道其然不知其所然,晕晕乎乎地投赞成票而已。

这个段描述让我想到这几年争议很大的一个社会问题,就是部分人大代表经常出席政府相关人大会议,但却挂着人民代表的名,这在明星代表非常常见。

相比之下,中国是一个单一制国家,各个省市没有自主决定税率税种的权利。

因为缺乏财政权力,为了开源,各级政府往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用各种手段巧取豪夺,比如乱收费乱罚款,比如随意出卖国有财产,比如不负责任地给企业贷款提供担保。

作者在社会最低工资做了详细的描述:

最低工资和失业率之间的正相关关系。

保护弱势群体,最后导致伤害弱势群体,道德制高点变成道德陷阱,这就是所谓悖论。不幸的是,这个世界充满了悖论。

其实,中国劳动力极端廉价很大程度不是国际竞争力的结果而是中国企业之间恶性竞争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通过国家立法的形式让所有企业集体提高最低工资,防止它们之间的恶性竞争,外国投资者未必会跑,工人受益,后果无非是让美国的消费者为一条中国制造的牛仔裤多付一两块钱,何乐不为?

天朝的公款吃喝问题:

中国的公款吃喝已经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了。根据《瞭望》报道,中国04年的公款吃喝高达3700亿元,这是什么概念?04年公布的军费也就2117亿元,同年中央财政投入农村义务教育的经费才100亿元。

立法机构真正与政府平起平坐,有效审查监督其开支,公款消费也就断了

司法独立,权利制衡,媒体独立。

05年7月的一个天,滨州的议会在没有举行任何公共听证的情形下,突然通过法律,宣布给州议员涨54%的工资,同时也给本州法官和高层行政人员涨了工资。这种行径,可以说是典型的”自己给自己开支票”

这件事被人民发现,引发了民愤和游行示威,结果当地政府撤回了该法案。

一个审计长因为公车私用落马,一个州议会涨上去的工资愣是给退回去,课件权利制衡对于公款私用的影响不是子虚乌有的事。在民众这样的虎视眈眈下,议员敢给官员留3700亿的”接待费吗?这事够让他们下100回台了。所以不是说美国官员不爱吃喝玩乐,而是前有议会管着钱包,后又法院拿着手铐,四面八方都有”群众的眼睛:,是在没有什么空子可钻。

君让臣下,臣可以不下。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每一个新总统就职,都会带来一次”领导班子”的大更迭:每个总统都会想办法在政府内部安插本党的,甚至本人的亲信,以提高本届政府的行政效率。

相比专权国家里”君主”可以威风凛凛地大笔一挥抹去无数下属的政治生命甚至肉体生命的”潇洒”,在一个三权分立的国家里做一个”君主”,是多么窝囊的一件事情:君要臣下,臣就是不下。不但”臣”不下,而且”臣”还可以要”君”下。可见在这样的国家里,真正的”君主”不是某一个人,而是在各种力量相互制衡不断被激活的宪法。

勿忘历史

令我震动的与其说是这些文艺作品本身,不如说是西方政治文化中公众对政治家过错的“耿耿于怀”的态度。尼克松30年前的错误,约翰逊政府40年前的错误,麦卡锡50年前的错误,并煤油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在公众记忆中消失。

其中尼克松的错误是指水门事件,约翰逊政府的错误是指越战,麦卡锡的错误是指政治迫害共产党人。

越战之中美国阵亡士兵不到六万,就引起了如此波澜壮阔的文化后果,中国的“三年自然灾害”死亡成千上百万,我们有几个电影反映那些苦难?

很明显越战不只死了6万美军,还有几百万的北越,南越军队还有众多平民百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