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画家与愤青

曾经我翻着S.Raymond的《大教堂与集市》时,公司一女走过来看到书中黑客字眼,惊讶的说了一声:“你要做啥?“,我想,哼,你这句反问就是在猜想我是个怎样的人,我不想做任何解释。这个想法在现实就变成了:“呵呵”。

大学的时候我被一把只有几寸大小手机迷住的时候,有些部分同学觉得我以后会是那种电视里面被抓的,入侵他人电脑黑客。我跟他们说:“我的梦想比谁都远大,不会做那些利用计算机技术进行的小偷小摸勾当,如果非要这样做,我会把这个世界搞个天翻地覆,我会臭名昭著,如果我是坏人那我也要成为那个最坏的。”

当我开始接触到中国政治的黑暗的现实的时候,我像所有热血青年那样抑制不了心中愤怒,我在想如果没有互联网我有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真相,同时我也知道或许我自己也是无法改变现状,毕竟那么多牛人都失败了,那么成为愤青在当今中国只会被取笑,其它一些中国人一个个都闷声发大财。那么为啥我还是要成为一个愤青呢,因为人类对越不能知道的事情越感兴趣,人类的自由的追求是永远不停歇的,所以我决定放任这一切任其发生下去。

今天要说的是硅谷创业之父 Paul Graham 的文集《黑客与画家》读后感。

什么是黑客

什么样的人才是黑客,在《大教堂与集市》的一篇文章中《如何成为一名黑客》作者向我们描述 hacker 和 cracker 的重大区别,试图纠正人们对黑客印象,可惜这个世界舆论是由一群技术白痴(媒体人)掌控,尽管很多人做了很多解释,于事无补。

而在《黑客与画家》的中文翻译作者(阮一峰)做出这样惊人的定义:

我们的时代是程序员主导的时代,而伟大的程序员就是黑客

说得太好了。这样的一个定义竟然是出自一个翻译者的笔。相信翻译这本不厚的书籍对很多英语专业的人来说都是非常简单,但是理解这本书却需要相关的背景。

想要把握这个时代,就必须理解计算机。理解计算机的关键,则是要理解计算机背后的人。表面上这是一个机器的时代,但是实际上机器的设计者决定了我们的时代。程序员的审美决定了你看到的软件界面,程序员的爱好决定了你有审美样的软件可以使用。

阮一峰对 hacker 的进一步解释:

20世纪60年代,MIT 有一个学生团体叫做“铁路模型技术俱乐部”(Tech Model Railroad Club, 简称 TMRC),它们把解决难题的解决方法称为hack

如果要完成一个 hack,就必然包含着高度的革新、独树一帜的风格,精湛的技艺。最能干的人会自豪地称自己为黑客。

在 理查德。斯托克曼的《On Hacking》一文中提到:

好玩、高智商、探索精神只有其行为同时满足这三个标准的时候,才能被称为“黑客”。另外一方面,它们也构成了黑客的价值观,黑客追求的就是这三种价值观,而不是实用性或金钱。

从斯蒂文,利维的著作《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中的六条“黑客伦理”可以归纳出:

黑客的价值观的核心原则可以概括成这样的几点:分享、开放、民主、计算机的自由使用、进步。

为什么书呆子不受欢迎

因为他们的心思在别的地方。

刘慈欣的《球状闪电》这样说到:

其实,儿子,过一个美妙的人生并不难,听爸爸教你:你选一个公认的世界难题,最好是用一张纸和一只铅笔的数学难题,比如哥德巴赫猜想或菲尔马大定理什么的,或连纸笔都要补的纯自然哲学难题,比如宇宙的本源之类的,投入全部身心钻研,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不知不觉的专注中,一辈子也就过去了。人们常说的寄托,也就是那么回事。或是相反,把挣钱做为唯一目标,所有时间都想着怎么挣,也不问挣来干什么用,到死的时候像葛朗台一样抱着一堆金币说:啊,真暖和啊…..所以,美妙的人生关键在于你能迷上什么东西

美妙的人生关键在于你能迷上什么东西

我真正想要的是,能够设计奇妙的火箭、写出漂亮的文章、理解编程原理。一句话,我想要做伟大的事情。

一句话,我想要做伟大的事情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我时常幻想自己开家小店或者收房租,然后我自己躲在角落一直捣鼓自己喜欢的计算机, 想想有点小激动呢。

黑客如何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一个几乎所有创作者都知道的方法:找一份养家糊口的“白天工作”(day job)。这个词是从音乐家身上来的,他们晚上表演音乐,所以白天可以找一份其他工作。更一般来说“白天工作”的意思是,你有一份为了赚钱的工作,还有一份为了爱好的工作。

面试程序员的时候,主要关注的事情就是他们业余时间写了什么软件。因为如果你不爱一件事,你不可能把它做得优秀,要是你热爱编程,你就不可避免地会开发自己的项目。

革新,知其不可而为之

不能说的话:如果你的想法是社会无法容忍的,你会怎么办?

书呆子就是这样 惹上麻烦的,他们穿着不流行的衣服,讲着不适合的话。他们决定自己说出了正确的观点,实际上却惹来了玛法。但习俗的力量不足以束缚他们。

有时候,别人会对你说:“要根据社会需要,改造自己的思想(well-adjusted)”

简单来说就是顺势而为,我表示当今我们社会这样的做的人太多。逆势而为的人反而弥足珍贵。

对于书呆子来说,意识到学校并非全部人生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你会看到扎尔伯克、乔布斯、比尔这些人都是大学中途辍学,那是他们遇见了比在学校学习更重要的,更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他们才会毅然而然的选择辍学,而且他们的背景,所在大学和所在的国家为他们的行为给予了巨大的支持。( 比如说乔布斯辍学后,他所在的大学一直免费让他旁听,林纳斯所在芬兰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实现了全民小学到大学免费义务教育 )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要去找“不能说的话“?为什么要故意打探那些龌蹉的、见不得人的思想观点?你明知道那里有挡住去路的石头,为什么还要把他们反过来看个究竟呢?

首先,我这眼做的与小孩子的翻石头是处于同样的原因:纯粹的好奇心。我对任何被禁止的东西都有特别的好奇心。我要亲眼看下,然后自己做决定。

上面这段话完美的回答了,我们为什么愤青的原因。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吸引男人的有两个东西:宇宙和女人。这些都是天性。

互联网之子——Aaron Swart

Aaron Swartz

《黑客与画家》是在2001年就出版了,作者和 Aaron 有什么关系呢?

2014年一部名叫做《The Internet’s own boy》中文翻译为《互联网之子》在我们这个圈子传开了。讲述亚伦·斯沃茨的短暂但是辉煌的一生。

亚伦·斯沃茨,1986.11.8-2013.1.11.,程序员、作家、政治组织策划人和积极行动主义者。他年仅14岁就参创RSS 1.0规格,在程式设计圈当中声名大噪。斯沃茨是“求进会”共同创办人(英语:Demand Progress),一直关注网际网路自由及网络信息流通等议题。并且亚伦也是网站 Reddit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2011年7月19日他被指控自 JSTOR 非法下载大量学术期刊文章,并遭联邦政府起诉被捕,因而获得主流媒体关注。2013年1月11日早晨,他被发现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公寓中上吊自杀身亡。

一般人不太会理解他的动机,他的动机很简单就是希望知识能没有任何限制的,自由的分享,你会看到有一个人和他很相像,那就是GNU计划的创始人奠基人RMS(Richard Matthew Stallman),RMS追求的代码的绝对开源,在他眼中容忍不了任何闭源的代码,就算他自己用笔记本电脑,它也是用开源的CPU。

不理解还有,为啥一个意气风发,创业成功的年轻人会走上政治的道路,追求所谓的知识自由,如果在中国,或许会有很多人骂他傻逼吧。为啥不闷声发大财呢。

BBC曾经做了一部短纪录片讲的是我天朝的最高统治者习近平,纪录片的记者试图采访小米的联合创始人林斌( 原谷歌全球工程总监)想问他一些关于政治自由的问题(没有涉及任何敏感时事),记者刚说完,林斌立刻拒绝任何回答,好像碰到什么鬼,那样害怕。

有一次读了他的故事,我还挺仰慕他的,但是这次采访的表现,却让他在我眼中的印象大打折扣。

亚伦和RMS一样的偏执,一样的单纯,一样拥有辉煌的人生。但他还不够坚强。

简单说下亚伦当时面临的困境,自从出了斯诺登事件之后,美国在网络犯罪方面加大了惩罚力度,亚伦的这件事,美国法院有点杀鸡儆猴之意(亚伦本身这件事并非特别严重),但亚伦却面临可能几十年牢狱之灾, 耗费了几百万美元用来打官司。

亚伦之死迅速引爆了社交媒体,在美国各大媒体头条都有报道,勇敢的美国人们迅速站出来为亚伦平反,演讲,游行络绎不绝。

甚至有一个议员起草了Aaron 法用于修正古老的美国计算机诈骗和滥用法律。

亚伦之死令人惋惜,毕竟他生命终止的时候只有26岁。


作者大学时代就出来创业,用 lisp 和 c 以及 html 等技术做了类似淘宝的网站(1995年),用户可以轻松可以在网页上制作自己商店主页,(作者预言网页

后来作者改行成为天使投资人,2005年暑假,他找到罗伯特.莫里斯,两人一起创办了一个夏令营,旨在帮助那些有创业念头的大学生成立自己的公司,入选者都将得到他们悉心指导以及5000美元资助。

当年的活动,就有几个项目已经做得很像样了,其中就有用户聚合的新闻网站Reddit

2012年,Reddit的表现十分优异,该网站的新闻条目已超过3000万条,页面浏览量达到370亿次,独立访客超过4000万人。去年10月,Reddit单月取得了38亿次页面浏览量和4600万独立访客的好成绩,两项数据同比均增长一倍有余。

所以,真的不难想象为啥亚伦竟然是一个愤青,因为给他们第一笔天使投资,指导他们开公司的人写了《黑客与画家》这样的书籍,书中大谈特谈关于为什么要愤青,为什么要不能为而为。

另外,早期亚伦和 RMS 本人也是一段时间的接触,想必也对他产生了影响。这些行业前辈,必然是年轻人仰慕学习的对象。

作者对行业惊人展望

在谈及为什么苹果 mac 电脑这么优秀,却表现很一般的时候,作者这样说道,微软把几乎所有精力放在软件上,像 IBM 的傻瓜( 傻瓜指的是 IBM 帮助微软赶超自己),帮他们做硬件,两者成功降低了成本。

但是,苹果公司还没有失败,如果它能把 iPod 升级成手机,并且将网络浏览器包括其中,那么微软公司就有大麻烦。

记住那时候是2001年。

谈及微软公司,这样说道浏览器和本地 APP 的关系:

如果需要一个带浏览器的终端设备就能完成所有工作,你就不需要要微软。,要是微软不能控制终端设备,它就只剩下一条路,就是把用户推向它自己的互联网软件。

我想微软会有一段艰难的时期,会千方百计防止妖怪瓶子里钻出来。未来会出现无数不同类型的终端设备,要想全部控制它们实在是太难,要想全部控制它们实在是太难了。如果微软专攻某些终端设备,那么竞争者可以为其它终端设备提供应用程序,从而获得击败微软的机会。

当今时代,的确的是互联网的程序员最辛苦,互联网软件的创业相对最简单。

桌面软件迫使用户变成系统管理员,互联网软件则是迫使程序员变成系统管理员:用户的压力变小了,程序员的压力变大了。

由于互联网软件的程序员非常辛苦,所以会使得经济优势根本性地从大公司向创业公司转移。互联网软件要求的那种工作强度和付出只有当公司是其本人所有时,程序员才愿意提供。软件公司可以雇到能干的人,让他们去干轻松的事情,也可以雇到不能干的事情,让他们去干艰苦的事情,但是无法雇到非常能干的人,让他们去干非常艰苦的事情,因为互联网软件创业不需要太多的资本,所以大公司可以与创业公司的竞争的优势所剩无几了。

作者的创业

绝大部分人看到这本书的题目,都会想到这是一本将技术,将黑客文化的一本书,这只猜对了一半,作者在这本书用了将近一半的笔墨讲了创业,经济,互联网行业分析。

还有我也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作者所做最牛逼的项目并没有像他书那样出名,也就是善于写文章,善于管理,情商更高的人,很难创作出举世瞩目的作品,人的大脑的潜能虽然是无限的,但是可用的却是有限的,感性和理性之间互相争夺大脑资源,很多黑客,很多书呆子如果稍微用点心在情商和社交,我觉得凭借他们出色的关注度和持之以恒的努力,分分钟秒杀大部分人。也就是由于他们的个人品质,决定了不论他们从事什么工作都能有所大作为,如果他们想的话。

可惜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科技才能真正改变世界,对于黑客来说那怕分出百分之一给感性也是浪费,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这就是理性的世界。

经过几年的有点曲折工作经历,我深刻的认识到,我所在的行业是肩负着推动社会发展的重任,必须时时刻要求创新,与其它不需要创新,相对稳定行业来说,我们这个行业随时面临生死存亡,每天多少互联网创业公司成立,多少创业公司倒闭,一个项目是否成功就可能决定一个部门,一个公司存亡。

我们面临生死,而你们没有,这就是我们行业与其他一些行业最大区别

创业公司如同文字,往往只有两种结局,要么赢得一切,要么彻底消失。你通常不知道自己会是哪个结局,只有等到最后一刻才会明了。

如果你从大船上挑选出10个最优秀的划船手,把他们组成一个团队,这时候,10人小船的优秀才会真正显示出来。

乔布斯曾经说过,创业的成败取决于最早加入公司的那十个人。

如果你有一个新点子去找 VC,问他是否投资,他首先就会问你几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其它人复制你的模式是否很困难。也就是说,你为竞争对手设置的壁垒有多高。

作者的经济观

石英表发明了,一块普通的石英表反而比几十万美元的名牌机械表走时更准。

富人与穷人之间的生活差异的鸿沟正在缩小,品牌是这种差距的遗留物。

17世纪的英国很像今天的第三世界,当官是公认最发财的职业。那个年代要赚大钱主要通过贪污而不是经商。

在控制程度更高的社会,统治者和官僚层用税收代替直接充公。但是,根本的一点并没有变化,那就是致富的方法不是创造财富,而是以统治者的强权进行搜刮掠夺。

什么是创业公司,简单的说,就是可以让人更快速的工作的地方。你可以不再是慢慢地积累50年的普通工资,而是要尽快地将这笔钱赚到手。所以,政府禁止个人积累财富实际上就是明了人民减慢速度。

在一个剥夺个人财产的社会,财富创造的活动中所有那些没有乐趣的事情都会急剧地放慢,乃至停顿。对历史进行实证检验,我们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总的来说,你要避免的是绝对贫穷,而不是相对贫穷。

Lisp

Linux 是小众, 嵌入式的linux c更是小众,vim 算作小众,emacs 更是没几个人用,而 Lisp 就几乎没人知道了,甚至很多所谓的程序员也不知道有这门编程语言。

好的设计常常是奇特的设计。某些最出色的作品堪称不可以思议:欧拉公司、16实际画家布勒哲尔《雪中猎人》、SR-71“黑鸟”超音速 侦察机,计算机的 Lisp 的语言等。它们不仅优美,而且美得奇特。

我认为,基本运算符是一种语言能否长期存在的最重要因素。其他因素都不是决定性的。

我的判断是,那些内核最小,最干净的编程语言才会存在于进化的主干。一种语言的内核设计得越小,越干净,它的生命力就越顽强。

最后,真正非常严肃地把黑客做为人生目标的人,应该考虑学习 Lisp。

Lisp 很值得学习。你掌握了它以后,会感到它给你带来极大的启发。这会大大提高你的编程水平,使你成为一个更好的程序员。尽管在实际上工作极少会用到 Lisp。

通过归纳法我们就知道,唯一洞悉所有语言的优劣的人必然是懂得最强大语言的人。

  • 1960年 Lisp 语言引入了垃圾回收机制。
  • Lisp 的动态类型已经广被接受。
  • Lisp 在60年代引入了闭包机制。

作者谈到自己项目与其它公司竞争,他们使用 Lisp 的优势这样说道:

如果我有幸见到一家招聘 Lisp 黑客的公司,就会真的如临大敌。

没有任何会提出反对意见。编程语言现在的发展不过刚刚赶上了1958年 Lisp 语言的水平。

任何 C 或者 Fortran 程序复杂到一定程度之后,都会包含一个临时开发的,只有一半功能的,不完全符合规格的到处都是 Bug 的,运行速度很慢的 COmmon Lisp 实现。

说真的你不会因为学习 Lisp 而直接赚得一分钱,但是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傻的人,就像 Vim 的作者那样,还有很多优秀开源项目的维护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