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己人

潮汕话

我是一个非典型的潮汕人的,书呆子气,不善交际,不懂做生意。

普通话和潮汕话都说得有点结结巴巴,普通话说得不流畅不好,那是因为我们那边很少外地人,读到初中身边的人都是本地人,甚至小学一段时间内一直用潮汕话来教学,潮汕话说得不好,一方面是因为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人,老爸还有点口吃,我没有途径学到标准的潮汕话,书读多了,认识了好多字,潮汕话反而不会说,所以回家的时候偶尔不得不潮汕话+普通话来表达我的意思,而普通话并无法代替潮汕话在身体的位置,潮汕话就像我身体一部分,我说潮汕话的时候会更大声更有阳刚之气,而说普通话则有是细声细语。

到了北方,别人一听我的普通话就知道我是外地人,我不太能适应北方人的口音,经常听不懂,而他们好像也听不太懂我说的,而在深圳广州遇到潮汕人他们一听到我的普通话就往往能猜到我是潮汕人。

直到我到了饶平二中,遇到饶平县里的客家人,我们不得不开始用普通话交流,而老师也显得更专业,学历更高,普通话才开始进入我的生活。

当我遇到正宗的汕头人或者潮州市区的人的时候,感觉他们潮汕话的都好标准,讲潮汕话流利干练,给人一种非常精明的印象,他们往往都非常会招呼客人,讲话客气有礼节又不失幽默,性格开朗。如果你见到这样的潮汕男子,那么他们应该就是典型的潮汕人,他们的家中往往是做生意的,不管是大生意还是小生意的,他们很小的时候就需要学着接触各种各样的人,锻炼出非常不错的交际能力,而做生意在他们脑中是根深蒂固的,饿死不打工。这句话听来有些偏执夸张,但对这样的一群人来说,却贴切无比。

而80后这一代的潮汕女子还是非常传统(我相信),温柔贤淑,她们开始展现个性却不张扬,开始展现她们的天赋却依然是照顾家庭的好手。

如果你是一个偏执并且拥有巨大野心和梦想的人,这个特点与典型的潮汕人就是不相符的,因为你需要非常偏执的朝着一个目标前进,而做生意却非如此,商者无域,只要有利可图,不管是什么生意都是可以做的(当然前提是合法的),也就是大部分潮汕人男子就是为了自由的赚钱的过日子,并且努力构建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环境,女子则全心全意照顾家庭。

潮汕人到了外面团结,互通有无,家乡话是维系这一切的关键,一句“胶己人”拉近彼此的距离。

而几乎好多这一代的潮汕人也只想找一个同为讲潮汕话作为人生另一半,我呢只是觉得讲普通话的时候有点累人,好像这个讲话的人不是我自己,潮汕话就意味着幸福与温馨。

团结&排外

潮汕人特点之一:团结,排外,作为改革开放最早的四个经济特区之一汕头,在拥有巨大的政策资源优势的情况如今却只发展成一个三线城市而已,理由之一,外地人非常难融入这个城市,在几十年前的潮汕,几乎没几个人会讲普通话,而潮汕话比其白话难学(可能是因为不够规范,也可能是音太多),想象你到了一个地方,语言不通,而且语言非常难学的地方,你能呆多久?而我们这边对外地的人,通称为“外省仔”只要你是讲普通话,瞬间的你身份就低一等。

由于潮汕人的内部抱团、外部吝啬,造成对外地人欠缺包容,很难融合外地人。在潮汕创业的外地人,要比广深珠、苏杭沪等少。这不仅是外地人的悲哀,也是潮汕本地人的尴尬,其实质上对潮汕整体发展非常不利。潮汕企业多数家族化,较少股份化,职业经理人很难长期服务一个企业,进入权力中心,这不能全是职业经理人能力不高、操守低下所能一言以蔽之的。当然,如果经过长期的推心置腹,虽然很难,成功例子比例不高,但是一旦成为潮汕人的朋友,他们还是非常的忠诚、奉献,非常慷慨勇于帮忙的,是真正肝胆相照的好兄弟。而有一些其他地方人则相反,很容易成为朋友,关键的时候离你而去。这个需要潮汕人和外地人互动起来,和中国整体的人文诚信度都有关。

重男轻女

这个思想在古代和近代中国非常流行,只不过潮汕人相对来说改变这一思想的时间比其它地方晚些,这也说明潮汕地区相对封闭传统,80后的父母辈还是有这思想,新一代人没有这个思想,就是这样。

由于比较传统,潮汕人的离婚率是全国倒数第二,潮汕人比较重视家庭。

东方犹太人

东方犹太人原指中国的潮汕人。他们在商界、科坛、文艺等领域都极具天赋,特别是善于经商。古往今来四海漂泊,又与犹太民族一样遭受类似西方反犹排犹的“排华运动”苦难,善于经商的潮汕人便开始被誉称为“东方犹太人”。

潮州人在世界各大领域都颇有作为,他们四处漂泊善于经商,背后却是有一段让人发冷汗的类似西方反犹排犹的排华运动,在上世纪初泰国国王Maha Vajiravudh署名Asavabahu将境内的以潮州人为主的华人对比犹太人,借此说明潮州人人数少但吃苦耐劳善于经商,并掌握着其经济命脉。然而,这篇貌似夸赞的文章却另有企图,其字里行间充满敌意,对往后南洋地区长时间的排华运动产生莫大影响。虽然在本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东南亚地区的排华运动却是带着血与泪,翻开历史令人不忍卒读,如柬埔寨的“排华运动”,越南的“排华运动”。台湾著名歌手侯德健有一首歌叫《潮州人》,就记述了潮州人在越南的“排华运动”所遭受的苦难。

潮汕人遍布世界各地,潮人本土、国内其他地区和海外分别各占1/3,因此有三个潮汕之称。其中海外又以泰国的华人人数最多,据说全世界潮汕人的人口数量是3千万,在香港有六分之一的人口是潮汕人。

潮汕人与犹太人有很多相似之处,甚至血脉里流淌着部分相同的基因。特别是在商界等领域都极具天赋,以善于经营小生意发家而著称于世,因而是最先被誉称为“东方犹太人”称号的族群,他们与犹太人一样四处漂泊谋生,一样屡遭排斥,潮汕人在东南亚国家特别是泰国和印尼遭受过几次类似西方反犹排犹的排华运动。潮汕人与犹太人同样具有精明、勤奋和坚韧的性格特征。

潮汕人号称中国的犹太人,有一部分道理,其核心是潮汕人能够打破一切规则,去经营赚钱。在早年封闭的中国,潮汕人的这种观念占很多的便宜,于是成为“先富起来的一批人”。潮汕人的赚钱方式主要是复制力,而不是创造力,这是一个根本问题。潮汕企业多,但是真正的大品牌,却相对较少。这和潮汕人的重眼前利、无视长远利而有关。很多潮汕老板对待项目,是问现在能不能赚钱,绝少问10年能不能赚钱。更对10年后不太感兴趣,认为那太虚了。潮汕人的确生财有道,也将产品的价值最大化了,为中国乃至世界提供了性价比最高的产品,因而提升了全球人的生活素质。历史证明,这将是潮汕人最大的贡献。

潮汕人在实现这个的同时,并不是怀有社会价值梦想,而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按照商业原则,这也是对的。不过更多的民族和国家,其做生意的出发点,有利益,还有兴趣、爱好、责任、梦想等诸多原因,这也导致了他们相对更重视法制、契约和商业规则。这一点上,潮汕人太过灵活,因而遭受较多的诟病。引以为傲的拉芳之类品牌,除了因为广告而导致的曝光率足够高,但是她们的文化在哪?科技在哪?倡导的生活方式在那?这些才是品牌的真正价值,而不是利润和市场占有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潮汕是性价比最好的产品的海洋,却是科技与文化的沙漠,而后者才是未来的方向,荣誉的根本。

虽然腐败是全国性问题,体制性问题,但是潮汕的腐败尤其严重,原因就是家族裙带关系,让人失去正义,以及对象征现代文明的价值与秩序的不尊重。比较有意思的是,潮汕的腐败与反腐败,都是和家族有关系。

潮汕人还远远比不上犹太人,而且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犹太人有诸多改变世界的伟大人物,如基督教耶稣、科学家爱因斯坦、电脑戴尔、诗人海涅、小说家普鲁斯特、文学家卡夫卡、新闻人路透、谷歌创始人布林和佩奇、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喜剧大师卓别林、世界电影艺术大师爱森斯坦、画家毕加索、思想家马克思、心理学佛洛依德、控制世界经济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个名单要列多长就列多长

忽略政治,被边缘化

潮汕人重视家庭情怀,但是国家民族情怀缺失被中央政权边缘化。

为什么犹太人和潮汕人都会经历被所在地政府排斥呢?一方面时当地政府的愚昧,另外一方面是犹太人&潮汕人没有挤进当地政府权力中心,这样他们就有可能因为政策经济政治环境改变而受到政府的严重影响,而非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潮汕人取得成就我很自豪

马化腾:潮南成田人,腾讯总裁,QQ之父。

黄光裕:潮阳铜盂人,国美创始人,三登内地首富。

李东生:揭西人,TCL总裁。

杨贤足:揭阳人,联通董事长、联通总部发展战略咨询委员会主任、中国政协科技界代表

施少斌:饶平人,佳多宝(王老吉)总裁

李嘉诚:潮州人,著名慈善家,亚洲首富,世界华人首富,香港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长江实业总裁。

林百欣:潮阳棉城人,著名慈善家,丽新创始人,亚视永远荣誉主席。

谢国民:广东汕头澄海,泰国正大国际集团董事长,2010年福布斯,泰国首富。

潮汕名人参考 潮汕三市名人榜

可以看到,有潮汕人的地方就有潮汕人创造财富的故事,而且及其疯狂。

现代这一辈的人也有像90后脑残CEO余佳文这样的人,他说他是典型的潮汕人。

总结来说,潮汕人有敢闯敢拼的精神,同时却是愚昧封闭,某些做法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比如说没有法治的观念,而是德治,比如说在计划生育严格执行的哪些年代,潮汕的某些地区仍然可以不管政策,每个家庭至少生4个以上的孩子,潮汕人做任何事情都要讲情面,都要送礼,这造成潮汕地区的严重腐败,虽然所处地理位置优越,但还是出了几个贫困县。尽管同样经历了文革,我们依然很迷信。

如果潮汕人无法跟上时代的潮流,继续固步自封,那么潮汕人的将有可社会时代所淘汰,成为一个无人问津的小族群。

不过潮汕人这样的生活方式(饿死不打工),我觉得在和平年代是一种幸福稳定的生活方式,在动乱的年代,他们想尽各种方法逃离到和平的地区继续这种生活的方式,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东南亚,香港这么多潮汕华侨的原因之一吧,没有伟大的梦想,只求平稳自由的生活。

文中部分内容参考此篇文章丑陋的潮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