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故事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或许我的情商比一般的同龄人小三岁或者以上。然后,我稍微回忆了下过往的经历,发现我做过的一些现在觉得非常尴尬的事情。比如说,我一直和比我小若干岁的小屁孩玩耍,有些时候还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而争执。然后在大学,别人再讨论工作和未来规划的时候,而我才进化到这一步。

我一直在想情商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是什么?和别人眼中情商有和不同?

就我浅显的理解,高情商的人应该就是那些能较好处理好人与人关系,处事比较圆润。这应该是多数人所认同的,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

就我身上变化来说就是突然懂得很多以前完全不理解的事物,这些都发生在大学毕业之后。

第一个是:理解音乐。

第二个是:理解文字与语言。

第三个是:理解绘画。

第四个是:理解历史。

第五个是:理解政治。

第六个是:理解世界。

斗胆说一句,有些看似情商高的人一辈子都不会想过这些东西,同时当今时代已经有很多人做到了。

我既不是音乐人,也不是作家,也不是画家,很多历史依然不知道,所以谈何”理解”呢?

以前的我,完全不懂以上提到的事物,如果刚好学校学到了对我来说只是为了应付考试,我要做的通常都是死记硬背,完全不知道学这些有什么用。

作为男孩子,小时候的我,天生就对数理化感兴趣,没人逼我,每一场期末数学考试,每一场竞赛,我都是满脸通红出来的,尽全力去做好。

但是语文对我来说却是灾难,我永远猜不透那些阅读里面作者用意,作文800字,每次都是套用背诵的故事来讲大道理,无病呻吟。

而我的英语则是出乎意料的不错,我在想难不成我的情商先在英语中体现了?后来发现,虽然我可以学英语的第一个学期,就能非常流畅阅读一大段英语,这并非我的情商在英语中体现了,这只是我惊人的记忆力和鹦鹉学舌的能力而已。

后来事实证明,我英语的能力一直停留较低的水平(高中到达个人巅峰之后,靠着高中的学习考过大学英语四级),因为我不理解这些文字背后的意思。

这个”理解”,该如何理解呢?比如说,有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说:”我爱你”。

不理解的人,可能只会想:”哦,祂喜欢祂,祂喜欢和祂在一起”。

理解呢,可能会想很多个为什么,想到底有多喜欢?如果是男女是爱情么?如果是亲人那就是亲情吧,说这句话的时候的当事人会想起多少过往支撑祂说这句话。

理解音乐,就是理解这世界为什么存在音乐,人们为什么要创造音乐,为什么音乐能发出人类的喜怒哀愁,最后,我也想学习音乐,我也想创造出自己音乐。

音乐旋律最开始肯定是从人的说话发展来,人的喜怒哀乐,不同人,不同心情所说的话,所叫的声音,语气都不同,把这些声音抽象化,连续化,创造出来的旋律,人们听了之后就会很容易激发大脑相关的回忆,从而喜怒哀乐。

创造音乐的时候,这个人肯定是沉浸某种特殊的情绪,某种特殊虚构的世界里,虚构的想象,而虚构的世界,虚构的想象都基于此人的经历和认识。

音乐,绘画和文字(或者其它创作)都有这样的特点,它们既可以是纪实的,也可以完全想象出来的。

只有人成长一定程度,才会才想绘画,绘画和照相是完完全全两件事物,照相根本无法称为艺术,虽然有不少人被称为摄影家,它们作品甚至被称为艺术,我想这只是他们对摄影非常专业,跑了很多其它人很少去的地方,见了许多人而已罢,但摄影始终是一种纪实的方式,绘画则是可以创造出一个虚拟的世界,表达个人疯狂的情感,脱离现实的一切东西可以由绘画来完成。

文字与语言同理。

人们创造这些事物的时候无法凭空捏造,只能基于现有认识来改造,而且必须将自己投身于自己创造的世界里,由于往往这些东西都是脱离现实的,所以作者本身会非常辛苦。

《三体》中有一段很有趣,逻辑的一个作家好友白蓉叫逻辑为她写一本小说:

你这篇小说的主人公就是你心目中最美的女孩儿,你要完全离开现实去创造这样一个天使,唯一的依据是你对女性最完美的想象。”

于是罗辑照白蓉说的做了,完全抛开自己要写的内容,去想象她的整个人生,想象她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他想象她在妈妈的怀中吃奶,小嘴使劲吮着,发出满意的唔唔声; 想象雨中漫步的她突然收起了伞,享受着和雨丝接触的感觉;想象她追一个在地上滚的红色气球,仅追了一步就摔倒了,看着远去的气球哇哇大哭,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刚才迈出的是人生的第一步…..

罗辑躺回床上,进入梦乡前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这鬼天气,她要是在外面走路该多冷啊。他接着安慰自己:没关系,你不让她在外面她就不在外面了。但这次他的想象失败了,她仍在外面的风雪中行走着….

罗辑点点头,翻身坐了起来,“蓉,我以前总以为,小说中的人物是受作者控制的,作者让她是什么样儿她就是什么样儿,作者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就像上帝对我们一样。”

“错了!”白蓉也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走着,“现在你知道错了,这就是一个普通写手和一个文学家的区别。文学形象的塑造过程有一个最高状态,在那种状态下,小说中的人物在文学家的思想中拥有了生生命,文学家无法控制这些人物,甚至无法预测他们下一步的行为,只是好奇地跟着他们,像偷窥狂一般观察他们生活中最细微的部分,记录下来,就成为了经典。”


关注我的微信订阅号,获取最新文章。

微信公众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