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 Vs Emacs

Vim编辑器使用了大概有三年的时间,emacs呢则是最近几天才尝试的,之所以会尝试emacs,第一点是因为看了不少书籍和博客都在说lisp如何如何好;第二点则是因为近期出现了广受好评的spacemacs项目,这个项目可以说开箱即用,而且使用了最接近vim的evil包,据说这个包还原了百分之80以上的vim功能,是所有的试图模拟vim模式的尝试中做得最好。

这就很明显,spacemacs这个项目会拉拢一部分Vim用户,的确,它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早就想试下这个“操作系统”是如何牛逼。

下面我单纯的从用户的角度来比较两者,对比非常浅。

北方之旅

首次去中国的北方(淮河以北),原因是出差,出差各种苦逼,我就不说了,你自己想象,我只想贴贴一些照片而已。

目的地是中国山东菏泽,直接从广州南做高铁到山东的曲阜(孔子故里),然后各种转车到出差目的地。然后过了一周之后,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得到休息调整的机会,于是乎选了途中的商丘和开封,为什么选择这两个地方?因为,首先回去路上经过的,然后这两个地方都出现在BBC拍的一部纪录片《中国的故事》中,同为中国的古都,我在看这部片的时候,就决定有机会要去这些地方,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到了。

多图慎入….

高铁

胶己人

潮汕话

我是一个非典型的潮汕人的,书呆子气,不善交际,不懂做生意。

普通话和潮汕话都说得有点结结巴巴,普通话说得不流畅不好,那是因为我们那边很少外地人,读到初中身边的人都是本地人,甚至小学一段时间内一直用潮汕话来教学,潮汕话说得不好,一方面是因为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人,老爸还有点口吃,我没有途径学到标准的潮汕话,书读多了,认识了好多字,潮汕话反而不会说,所以回家的时候偶尔不得不潮汕话+普通话来表达我的意思,而普通话并无法代替潮汕话在身体的位置,潮汕话就像我身体一部分,我说潮汕话的时候会更大声更有阳刚之气,而说普通话则有是细声细语。

到了北方,别人一听我的普通话就知道我是外地人,我不太能适应北方人的口音,经常听不懂,而他们好像也听不太懂我说的,而在深圳广州遇到潮汕人他们一听到我的普通话就往往能猜到我是潮汕人。

直到我到了饶平二中,遇到饶平县里的客家人,我们不得不开始用普通话交流,而老师也显得更专业,学历更高,普通话才开始进入我的生活。

时间简史:从大爆炸到黑洞

想看这本书的原因是《爱情公寓》里面的一菲看了这本书,所以我决定看下,看剧中的那本书似乎是一本很厚很难懂的书籍,实际这本书只有短短不到300页,当然霍金似乎还写了一些列续集,当然的确难懂,或者表述不清晰。

斯蒂芬霍金是当代的知名科学家,相比其它科学家来说他的确更知名些,一部分原因是他的形象令人记忆深刻,另外一部分原因自然是他的成就与他的形象的对比。

这本书应该定位为科普书籍,里面虽然谈到了许多物理数学概念但是没有一笔带过没有更加深入的讨论,这本书有点像是给读者介绍近代物理数学理论的发展历史。

黑客,画家与愤青

曾经我翻着S.Raymond的《大教堂与集市》时,公司一女走过来看到书中黑客字眼,惊讶的说了一声:“你要做啥?“,我想,哼,你这句反问就是在猜想我是个怎样的人,我不想做任何解释。这个想法在现实就变成了:“呵呵”。

大学的时候我被一把只有几寸大小手机迷住的时候,有些部分同学觉得我以后会是那种电视里面被抓的,入侵他人电脑黑客。我跟他们说:“我的梦想比谁都远大,不会做那些利用计算机技术进行的小偷小摸勾当,如果非要这样做,我会把这个世界搞个天翻地覆,我会臭名昭著,如果我是坏人那我也要成为那个最坏的。”

当我开始接触到中国政治的黑暗的现实的时候,我像所有热血青年那样抑制不了心中愤怒,我在想如果没有互联网我有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真相,同时我也知道或许我自己也是无法改变现状,毕竟那么多牛人都失败了,那么成为愤青在当今中国只会被取笑,其它一些中国人一个个都闷声发大财。那么为啥我还是要成为一个愤青呢,因为人类对越不能知道的事情越感兴趣,人类的自由的追求是永远不停歇的,所以我决定放任这一切任其发生下去。

今天要说的是硅谷创业之父 Paul Graham 的文集《黑客与画家》读后感。